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无垢痴女】(02)【作者:Neroia】
【无垢痴女】(02)【作者:Neroia】
字数:101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春芽初发——第二章——宝贵经验

  自那一件可怕的事后,已经好几天过去了,我的生活渐渐回复平静……毕竟,再难以平伏的身心,再理不顺的汹涌思绪,时日一过终将归於平静。事件丢淡下来了,我亦回复了那个原来的我,温文尔雅,性格内歛的小女生。每天忙完了一整天的课后,再忙那数小时的课外活动、补习,一如以往,每天如是,然后回家继续埋首於那些读不完的作业和温习。

  终於忙完了学校生活,拖着疲倦的身体跳上了巴士,选了一个靠窗,跟前边座位打对面的位置。

  到了那个转车站的时候,我的心情仍是有一刹那的跳动——我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只是一股劲儿的闭上眼睛,或是装睡,或是耷拉着头,或是凭窗外望,以傻气的鸵鸟心态来对待挤上巴士的所有乘客。直等到巴士开车后,我才敢张开眼睛……

  「嘘……」确认了后,我呼了这一下歎气。人的确放松下来了,然后,或许是因为今天太疲倦了,所以车开了后,我便随着车子的摇晃而渐渐的沉入梦乡。
  很平凡的一天,真好呢。

  不知道车子开了多久,只知道醒来的时候我还安然的坐在座位上,旁边是别的学校女生,对面的是两个土气的大叔大婶。巴士上仍是挤满了人,狭窄的廊道上都逼满了随车子左摇右摆的乘客。

  因为性格使然,面对陌生人时,我大多时候都不敢直望对方的脸,深怕有一种冒犯对方的感觉。所以大多时候我也会先故意顾盼左右,用眼角余光扫视一遍,或者先从对方的脚部开始打量,然后才在闪烁之间,把对方打量一个大概。
  「那,那个……公事包?」瞥见了那个眼熟的公事包后,我的心跳再度无缘由的飙升起来——那个男人就站在这个四人座位空间外的走道上而已。虽然这一刻,我怔怔的看着他,但他好像没发现到我的存在般,一直在看着车窗外边的风景。

  别怕!现在车上乘客如此多,我坐的位置亦是如此开扬,稍有动作,哪管只是一举手一投足,数十对眼睛都会照过来的!

  但,怎……怎么办?我又被盯上了吗?

  为何又是我?

  不知到了哪个站,坐我旁边的女生下车了,那个男人竟然忙不迭的坐了下来——我又要像那天一样,被这个男人肆意玩弄了吗?

  眼前的事实加上可怕的想法,睡意一下子全消了,我的心跳就像开上了高速公路的巴士一样逐渐加快,身体僵硬得无法移动,敢情就像武侠小说里说的,被人点穴动不了半分……不!没可能的,他没可能就在这里对我下手的吧!这个位置如此的张扬,就算不谈对面坐着玩电话的大叔大婶,旁边走道上尽是乘客,这个男人的胆子再大亦不至於当着数十人的脸前搞那个事情吧。

  然后……

  果然让我猜中了,十数分钟过去了,那个男人只是安然坐着,连手肘都没碰过我一下——不!没可能吧!他一定正在盘算怎么办才是呢!他一定不会放过我的!现在,他不动声色,不过是碍於眼下的情势而按兵不动而已!一定是这样的了!我不能就此松懈下来,要不然,转眼之间又会成为他的猎物了!

  难不成,他把我忘了吗?

  而这一刻,我的想法是或者能够侥倖逃离魔掌了吧……只是想到这里,不知怎的,心里头竟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失落感。

  怀着胆战心惊的思绪,直到快要到站的一刻,我正打算硬着头皮起来准备下车的时候,那个男人却突然绕起了腿,刻意阻拦我的离开,然后他冷眼侧目一瞥而来,给我投来一个狰狞可怕的眼神……这一下,我的心跳迅速飙升!

  他的身体轻靠过来,嘴巴虚张,压下声线的说「小妹妹,别急着下车吧。」
  真的是我!

  我该怎么办?

  「下一站,河边花园。」

  下车的时候,天已渐黑了,离家亦越来越远了。

  被他拉着我走的时候,思绪已经乱得一塌糊涂了,眼后似有一泡眼泪涌来。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不知道自己脑袋的哪根筋坏去了……要挣扎吗?拉扯之间,甩不开他横蛮无理的手,转眼已被他簇拥在怀中挟持般的推拥前行。要是,刚才在巴士上我有立刻放声呼叫求助,甚至立刻跳车逃跑的话,他根本奈不了何!但现在,我竟然只能默默无言的被他拉着我走!

  天上的神啊!请救救我!我不要这样子!不要被这个人再次蹂躏糟蹋了——我今天才学会了定积分法,还有那个莱布尼兹公式,要是没有把握时间好好重温一遍,明天一定全部忘了!今天的体能测验,我第一次做到了五次掌上压呢!手已经够酸了!不要再拉了!学姐再三叮嘱我,要我把那个小组报告的几个梗要尽快写好,再给她看一遍,然后再作讨论……

  直至走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头,四野无人,只有满天行车天桥纵横交错,我才知道一切都太迟了,我知道已经不能回头,已经逃走不了。

  「……啊!」

  那个人把我强行拉到行车天桥的桥墩下边,一下子便把我推压在混凝土墙上,话不多说抱着我的后脑,把他的鬍渣脸一股脑的压过来,然后……呜哇!毫无先兆的把我的初吻夺走了!更在我混乱失措的一刻,把那根令人倒胃的,湿漉漉的舌头伸进我的嘴巴里乱窜!

  呜噁——不要!我不要这样子!那是我的初吻来的!

  我从不知道接吻,或者这种令人尴尬得不能直视的湿吻是什么感觉,我只知道这一刻,我怕得要死,只知道嘴巴被一根不软不硬的噁心东西入侵了,只知道整个人都绷紧得很,冒了冷汗,起了鸡皮疙瘩,闭合的眼里凝住了惶惑的泪珠,四肢都因僵硬过度而不断发抖。

  「呜噁——噁——」接吻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受!跟电视上、漫画中、小说里看见的截然不同——从惶恐之中稍稍的张开了眼,只能看见那个狰狞的脸孔正贪婪狼狈的侵佔我的嘴巴,那个样子很可怕,就像是一头豺狼捕捉猎物之后大口大口狼吞虎嚥的样子。

  没多久,他的手不再抱住我的后脑,而是一手扶着我的背部,另一手则在我的腰间肆意游走。

  不知道被狼吻了多久之后,那男人才放开了我。

  撇着舌头,他瞪着我诡异一笑,脸孔狰狞的告诉我「上一次你走运,这次一定不会放过你。」

  上一次……是我走运?

  他说,他这次一定不会放过我是什么意思?这个人是如此变态冷血的吗?我的身体到底有什么地方吸引他的注意了?他真的如此想要侵犯我的身体吗?那他还会对我做什么事?如果他说上一次是我走运,那这次的情况便会更糟?上一次不是已经够糟了吗?

  「你最好不要乱叫乱动,否则受苦的只有你而已。」他狠狠瞪着我说道。
  「呜……」

  这一刻的我根本慌乱得没能给他反应,但我想说,我从始至终都没他所说的乱叫乱动……因为已经怕得全身发抖,怕得失了分寸,怕得不敢造次。而他在抛下了狠话之后,手脚俐落的把我的背心毛衣脱下来,然后两手急不及待伸到我的胸上搓弄。

  他就像上次一样,不同的只有地点而已。而我的感觉亦像上次一样,不同的只是觉得更害怕……因为这里已不是在巴士上,这里是人烟罕至的荒地,我反抗,我抵抗,但不管再多奋不顾身的挣扎也好,也不会再有任何人前来为我解救。
  这一刻,我才知道后悔了……为何没有及早反抗?

  呜——为何又是我!

  「真大的奶子!」他一边起劲搓弄,一边问道「小妹妹你的有多大?」
  「……呜,十七。」

  「十七岁竟有如此大的奶子?」说着,他把我的钮扣逐颗逐颗解开,死命瞪着我的胸部说「发育得真他妈的好呢!你真的只有十七岁吗?你的奶子真大!看上去没个E都有D罩杯的吧。」话没说完,他竟然把整张脸埋到我的胸部里磨蹭,另一边则两手探到我的背后,沾不上边儿的想要解开胸罩的扣子。

  「啊!」上次不是这样的……他的脸才在我的胸部上磨蹭,遑论那羞得要死的感觉,他脸上的鬍渣子已够我难受的了。

  「啧啧——啧——干!你的奶子真他妈的酥软。」沉醉之间,他终於把胸罩的扣子解开了,但因为带子还穿在臂上,所以还没能整个脱下来。但他那个急色的样子像是等不及了,再一次把整颗头埋在我裸露的胸上,一边以手搓弄,另一边则像个婴儿般的吸吮我那颗小小的乳头。

  「呜——呜呜——」我真的怕得不敢叫出来,但……胸部和乳头被他肆无忌惮的又咬又舔又吸吮,那种酥麻感觉真的既怪异而突兀,身体不住颤抖,令我已搞不清楚那是因为害怕还是酥麻的感觉而致——现在不是大谈感受的时候了!现在发生什么事了?为何我要身在一个荒野之地,衣身半裸,被一个陌生男人埋首吃着自己的胸部?

  我正在被侵犯吧!这是人们常说的性侵犯吧?

  应该要反抗吧?

  「想不到才摸了你的奶子没两下,下边竟然都湿了?」他突然说道。

  这一下我才惊觉他已经掀开了我的裙子,两眼发光般的肆意浏览我身下的羞耻部位。

  「啧!很会享受呢……但好戏才刚开始而已。」

  面对他这个猥琐狰狞的面孔,再加上残留胸部上湿得发亮的唾液,已够把我的羞耻感摧谷到顶点。这一刻我知道要是再不反抗,接下来,亦只会如俎上肉般任由这个人宰割,但……当那粗糙的手掌滑过我的小腹时,我才发现,不管大腿夹得如何的紧,不管意志如何的坚定,他的手仍然有如探囊取物般不偏不倚的滑到我的私处上。而那个一瞬间冒起,想要拼死反抗的决心,就在他那个粗糙的手指头滑过阴户的当下,被弃之如敝屣般的给抛到脑后。

  「嗯啊——」为什么!为何会这样的!

  他的手指剥开了小肉缝后,正在侵入我的身体里……就像上次般,整个人都在发烫,滚热得令人要死不活的折人心志。整个人就像突然患了重感冒般的恍恍惚惚,身体的感觉都被集中到那一个点上,私处里像被无数蚂蚁噬咬般的难受……

  同时间,那种不可言喻无可比拟的感受亦逐渐走遍全身。

  「忍不住扭起来了吗?」说罢,他就像刚才般侵佔我的嘴巴,再次抱着我狼吻。

  「嗯嗯嗯——嗯,嗯嗯——」这一次,令我惊讶的是,那感觉竟然跟刚才完全不同了,这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一根不软不硬而又懂得乱窜乱碰的舌头,就如锦上添花般让我更酥更麻,让那种触电的感觉更加强烈,还令我深怕它会停下来而不得不主动以舌头拨弄回去——整个身体还很绷紧,还在抖动,却已不是因为惶恐不安,而是因为身下那一根不断刮弄我私处的手指。

  为什么会这样的?

  那手指就像钥匙般,强行为我开启了一扇门,逼使我通往那个陌生的感官世界。

  这个陌生的感官世界里,我的身体变得敏感了,脑袋恍恍惚惚了,但不是没了知觉——我知道理性只是被暂时取缔了,当它的声音越来越微小的时候,取而代之的是更澎湃汹涌的另一种渴求,一种以身体感官为主导的渴求,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肉欲……说白一点,如果这一刻我细心倾听身体的声音的话,我会知道,我的身体很想被填满。

  「小婊子很享受吧,是吗?你的淫水越来越多了。」他手指的动作从没间歇,不断拨弄我的私处,小肉缝都被他剥开了,里头的嫩肉都被他摸了一遍。尤其在小洞口的里里外外,他的手指越是摩擦,感受越是强烈,越是强烈,我越是感冒得迷迷糊糊。

  「呜——呜嗯——」

  我……我不是小婊子!

  没多久,我甚至可以感受到他在用多少根手指弄我的私处,有时是两个手指头揉弄小肉缝,有时是整个手掌贴上来,还会碰到后边的小屁眼,有时是把一根手指头挤到我小便的那块嫩肉上,不深不浅的刮弄。每一种触弄方式的感觉都不尽相同,却又同样的触电,同样的酥麻,同样的令我……

  「啵滋——」

  「你的淫水会不会太多了?我整个手掌都湿了。」

  闻见他的说话当下,身下因为突然的抽离而萌生了那种漫漫而无止境的空虚感、无力感,恍惚之间,张开了眼,便只有更可怕的强烈羞耻感觉——那个人抬起了刚才还在我私处拨弄的手,湿答答的手指,故意在我面前舞动,让那些透明的黏稠液体拉出一根根透明的丝。

  难道,这些就是他口中所说的,从我私处里分泌出来的……淫水?

  这是正常的吗?

  「呜——」恍神之间,他把手指抹到我的嘴唇上,差没一点挤到嘴巴里——还来不及多想,纵然反感,却又不自觉的被那种幽幽清淡的腥臊味道吸引住了,这……这就是我那里的味道吗?

  然后,就在我心神恍惚的当下,我的手被引导到一根发烫的棒子上——他什么时候把裤子脱了的?放在我手心里的是什么东西?为何它的样子如此丑陋的?黑黑的一根,很粗壮,血脉贲张的,除了热腾腾的触感外,还能感受到那些血管的跳动,那根棒子顶端的东西就像小时候庆生必备的那颗红鸡蛋般……不,该说它根本就是一颗红鸡蛋。

  他胯下那根黑压压而丑陋的东西,比我那只小巧的手还大,那个的黑和我的雪白竟是如此的鲜明。

  「小妹妹,没看过这么大的吧。」他一直没松开手,还亲手执教般的指引我该如何动作。

  这一刻,我很想告诉他我真的从没看过……甚至应该说除了小时候跟爸爸一起洗澡,模糊记得看过爸爸的那个之外,我从没看过别的男性胯下的那个东西。而这一次,的确是我懂事以来,不只看见,而且更是拿到手里的第一次。因此我对他所说的大小没概念,亦因此,假如我仍能继续装傻,我甚至会说我不知道那个东西在这个场合之下的用途是什么。

  「那我要品嚐一下你的淫屄了!」说话之间,那个人突然蹲了下去,抱着我的臀部,把那张猥亵的脸孔凑到我的私处上。

  「啊——呜呜呜,呜——」再一次感受到他的舌头,没想到竟然是从我的下体传来。那种与被手指刮弄截然不同的感觉真的很奇妙,忽软忽硬的,时深时浅的,每一下滑过的触感都很强烈,活蹦乱跳的,不同於手指那种硬生生的碰撞,而且……而且那种彆扭的感觉让我几乎要叫出声来。

  「呜呜呜——呜,呜嗯——」

  天啊!很痒!那种感觉真的很痒!他的舌头到底有多长了?

  「十七岁就是十七岁!淫屄的味道都是甜甜的!真好吃!」说罢,他猥亵的对我笑了笑,然后凑近来强吻了我。

  「呜——呜噁——」那不就是很腥臊的味道吗?为何他会觉得是甜甜的?
  当我还在为舌头苦战,为那种腥臊和甜甜的味道之间挣扎的时候,他已扶着我的腰侧,另一手则悄悄地抱着我的大腿抬高了——这一刻,我知道自己的大腿被抬得很高,身体只能以单脚支撑。这一个姿势很让我感到羞耻,不只因为我的私处被完全暴露出来了,还因为为了稳定住身体的平衡,我不得不向这个人投怀送抱,抓住他的臂膀来作支撑。

  对於我伸出双手的这个动作,他给我回以冷冽而猥亵的笑容。

  然后,就在无声无息之间,我感到私处上再被触碰到了——他的两手都放在我的身上,所以,再不愿承认也好,我也知道他以什么东西触碰我的私处——硬硬的,既坚挺而滑溜溜的一个东西。然后他稍稍曲下了身,再缓缓的挺上来,让那根东西的头部顶住我私处上的小洞口。

  「呜——」这一刻,敏感的身体正在告诉我,那个丑陋东西的头部,正在逐点逐点撑开我私处上的那道小肉缝,而且不止於此,它正在进入我的身体……到了此时此刻,我才蓦地想起,这是我的第一次,也是女生最宝贵的第一次呢!没有头纱嫁衣,没有宽床大被,没有绵绣花球,亦没有佳餚美酒,甚至也没有我幻想中的那位白马王子!在这个杳无人烟的荒野废地上,就只有即将被糟蹋的第一次!

  「十七岁的就是不同!真他妈的紧!」

  「呜啊——」怎么办?他的那根丑陋东西要插进来了!它正在把小洞口撑开,它要插进来了!

  真的很想哭……不,当那根很大很烫的东西进入我的身体一刻,我哭了!
  为何是我?

  为何!

  「小淫娃,待会儿记得别爽得大叫起来。」

  「呜——呜啊——」从口中发出的,不是哭声,而是令我羞耻的叫声!
  想不到,那个感觉原来是这样的!

  当它进来的时候,不像人们常说的,它只有那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疼痛,几乎不足挂齿。比较起来,与疼痛对立的那个感觉还来得无比巨大,一下子,轻而易举的便把疼痛感觉辗压过去了——这一刻,整个身体都像被掏空了般,就像有一种莫名奇妙的感觉入侵身体一样,心神恍恍惚惚的。当它一点一点划过阴道口的时候,它的头部在里头磨擦,勾勒到肉壁的一刻,我甚至觉得我能准确描述它的形状出来。

  直至它的根部完全碰上我私处上的小洞口时,即完全没入的一刻,我才得到完完全全的满足,而那种打从心深处而冒起的愉悦感觉正在躯使我要放声叫出来。
  「嗯啊啊啊——」

  从来都没想像过,被如此一根蛮横的钥匙插进来的感觉竟是这样,陌生世界的大门打开了……这一刻,再一次体会这个陌生感官世界,感觉相似,但有本质上的差别,毕章,现在身体内那个东西的大小才能填满我的渴求,很饱满很实在。
  然后,身体变得更敏感了。

  这一刻的感觉告诉我,不只希望被拥抱,不只希望被抚弄,更希望……
  「真够淫荡呢!我才刚插了进去而已,你已经忍不住要扭动屁股起来?」
  我才不是!我……我只是……

  「真他妈的走运!没想到竟然搞到一个小淫娃呢!我还以为你只是长得好看而已,没想到奶子又大,小穴又紧,而且还这么淫荡!这次不把你干死,我真对不起我的老二了!」为何?为何这个人还要对我说出如此卑鄙的说话?难道侮辱我了,他才会觉得满足吗?

  话刚说罢,他的身体突然曲了下去……怎么了?他现在就要把那根丑陋东西抽离我的身体了吗?不,不要这样……现在不是才刚开始吗?但不由得我多想太多,因为那一下子抽离的感觉真的很奇妙,言不由衷而扣人心弦,只知道里头的肉壁好像被狠狠的刮了一下般,彷彿突然之间觉得整个身体都被挖净掏空了般,有一种淡淡的茫然若失的失落感浮上心头,然后……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才刚以为那个东西要抽离的一刹那,它突然的被塞了回去,狠狠的完全没入我的私处,身体从绷紧到放松,再从放松到绷紧的一瞬间,我再也无法掌握自己的身体,任由嘴巴张开,肆意的叫了出来。

  「哇哈哈,忍不住浪叫了吗?」

  这一下冲击,由那个东西从小洞口迅间擦过里头每一方寸的一刹那,直到再一次没入,那种有如五雷轰顶的触电感觉立刻从私处扩散全身上下,那感觉竟然……我的天呀!竟然是如此的痛快淋漓!那种令人愉悦狂喜的感觉,竟然瞬间穿透了我身体的每一分寸!那一下子的感觉,竟然是我从没有体验过的,是我说不出来,非笔墨能够形容的爽快感觉,那就像一瞬间的心神都蓦地飘然而起一样,归升九霄之外,整个人都被那一下冲击搞得三魂不见七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更让我应付不来,令我芳心缭乱的是,那不是单纯的一个动作而已,而是一整套不断重覆又重覆的抽离和插入。换句话说,只要这一套动作还没有终止,我都得不断重覆体验这种从没尝过的冲击,直至我的理智意志完全分崩离析。
  理智仍在大声呼喊,对吗?或者是吧,但它的声音已被我自己的叫声逐渐盖过了。

  我应该怎么办?

  我……我好像抵抗不了这种感觉……不,应该是无法抗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叫得很单调,我知道——这些叫声有没有意义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每一下的抽离和插入,空虚与填满之间,我都无法忍住不叫出来。

  「真好干……嗄!你这个小婊子……嗄嗄!他妈的!还没干过……嗄!这么爽的肉穴!真走运!」现在从他满头大汗的样子来看,好像仍没有要稍息停顿或者减缓下来的打算吧。

  小婊子?

  为何要叫我小婊子?太侮辱人了……

  「啊啊——小,啊——啊——小婊子,啊啊,真——啊——啊啊——婊子,啊——」私处不断传来的愉悦磨擦感觉,竟让我像被催眠下来,如梦呓般重覆他的说话「啊啊——很,很爽——啊啊——啊——很爽——肉穴,啊啊——啊,小婊子——啊,干得——很爽——」天呀!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些令人万分羞耻的说话,竟然从我的嘴巴里说出来?难道我已经忘了自己为何身在此地,忘了自己是被诱奸,忘了自己正被一个陌生男人夺走了最宝贵的第一次吗?

  啊!

  但真的很爽!

  再大力一点也行!再起劲一点也行——那种磨擦越是强烈,越能够把我的理智狠狠的磨灭抹掉。

  「真他妈的有够淫荡了!被我强奸了竟然还敢说要我再大力一点干你?」
  什么?

  「真是欠干的淫娃!」

  说什么了?我不是淫娃!也不是欠干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间,他的动作加快了,那个抽动的动作更急更起劲了,强劲得让我的身体快支撑不住……要不是我环抱着这个人的颈项,要不是他把我的双腿一并抬高抱着,要不是那根丑陋的东西塞在我的身体里头,支着我的身体,我可能已经整个人瘫软无力的跌坐地上。

  「小婊子,现在怎样!嗄……干死你!嗄,干死你……」

  「很爽,啊啊啊——啊,小婊子——啊啊,啊——很爽——啊——」

  这一刻的我只能环抱着他,双腿架在他的臂上,看上去大概就像一头无尾熊吧——我相信,我在那个衣衫褴褛的流浪汉眼里的印象,应该大抵如此吧。
  那个大叔为何站在那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个大叔也是因为我的原故吗?所以才站在那里把那个丑陋东西掏出来吗?
  当我还在享受私处传来的强烈欢愉感觉时,我不知不觉的被那个站在不远处,衣衫褴褛的流浪汉的举动吸引住了注意力……他一边套弄他的丑陋东西,一边缓缓的趋近,还好像因为渐渐看得更清楚,而更起劲的用手上下套弄起来。

  好看吗?

  这一刻,我真的感到羞耻得无地自容,要不是被这个男人强行抱住,我真想挖个地洞跳下去好了……没想到自己这边才被侵犯了,那边却被另一个陌生人旁观自己被侵犯的样子。

  而……正正是因为这种羞耻心的存在,竟让我……

  「快了!他妈的很会吸!嗄……快了!快了!嗄!」

  这一刻他就像发疯了般,把我整个人压到墙上,两手捏住我的腰部,下身猛的疯狂抽动,把我的身体都撞得一颤一抖的,把我仅余的理智都撞得七零八落,好像只要稍一慢下来便不成事了般。

  「嗄!要来了!」说着,我感到他那根东西的强烈膨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一刻,整个人整个脑袋都完全被掏空了般,除了最后那一下强烈冲击之外,好像更深入的顶了一下,知觉都被私处里头那一股热腾腾的感觉佔据,似被完全填满了般,就像把长久以来乾枯萎靡的身心都滋润了……没想到,十七岁了,从没想像过自己竟然会在这个地方体验人生里最宝贵最重要的这个第一次,而且还被他泄出来的污秽东西进入身体内。

  然后,他的身体就像僵硬了般维持着那个姿势,半晌才在喘息中轻轻的放我下来。

  ……终於抽离了。

  双脚才落到地上,才发现整个身体都乏力得要蹲下去。这一刻蹲了下去,抬眼上望,才真正看见他那根丑陋东西的真面目。那是很粗很大的一个东西,从头到脚都闪闪发亮的,根部还沾上了一层薄薄的白沫……它在我的面前抖动抖动的,血红色的头部上那个小口还在不断张合张合的。

  回看我的?

  蹲了下去,两脚开了,整个私处都湿得发亮乱七八糟的,小肉缝的皮都被反了出来,里头的粉红色嫩肉一颤一颤的,一小沫浊白色的液体要掉不掉的挂在那里。

  「喂!你在做什么?」突然间,他不知怎的咆哮起来。

  「嘿嘿……嘿嘿。」然后传来了古怪的声音。

  从自己的身下移开了目光,抬眼一看,我才发现刚才那个衣衫褴褛的中年流浪汉已站在我的前边。他不是就这样的站在那里,而是脱下裤子,两手都在套弄他胯下那个乌溜溜的丑陋东西……他的眼睛似在发光,目不转睛的盯着我这个身体半裸,饱受摧残凌辱的小女生。

  十七年以来没多见识过的东西,没想到今天,竟然被我遇上了……两个陌生的男人,一个才刚侵犯了我,另一个则是被这件秽事吸引过来的流浪汉,他们都因为我的身体而变得如此猥琐下流,都因为我的身体而脱下了裤子,把那根朝天直指的丑陋东西放在我的跟前。

  「喂!我警告你不要再走前了!」他声势凌厉的喊道——真讽刺呢!那个才刚侵犯我的人,此时此刻,竟然成了要保护我的人?

  「嘿嘿,嘿……好大,嘿……奶子好大。」那个流浪汉一边傻笑,一边点头回应,然后走得更近了。

  面对这个流浪汉越走越近,嗅到从他身上传来的噁心气味的这一刻,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多少害怕,我只是尽力的站了起来,然后就只是站在那里……就只是站在那里,呆呆的不懂反应,看着他看着我,两手起劲套弄他那根令人作噁倒胃的丑陋东西。

  「喂!」他走了过来,想要拦止却又羞於出手。

  「奶子……嘿嘿。」那个流浪汉空出了一只手来伸到我的胸部上。

  「喂!」尽管厉声喝骂,但他只能站在旁边穷紧张而已吧。

  「呜——」原来不管是谁也好,那触感……都是一样的。

  那个流浪汉就这样一手放在我的胸部上,指甲发黑的手指,正在肆意抚弄着,搓揉着我的胸部,然后一边傻笑一边起劲套弄他的丑陋东西。

  这一刻我的心神飘远了,只是想着,如果现在还有别的人看到我们这一幕的景象,我想他们都会觉得气氛很诡异……三个人都是衣衫不整的,一个小女生身体半裸,不该暴露出来的地方都暴露了,旁边还有两个脱了裤子的男人,一个穿西装的,另一个则是身上发臭只会傻笑的流浪汉。

  「你这样……真的没问题吗?」他突然的问道。

  对此,我没有回应……不,该说是我不知道怎样回应,那一个才刚把我身体强佔而侵犯了奸污了的人,竟然在这一刻慰问我是否安好?我或许真的觉得害怕,或许因为真的腿软,但我不敢说出来的是,这个流浪汉除了比较髒、比较臭,而且可能是精神病患之外,他和他这两个人又有什么分别?而且说到底,这个流浪汉只不过是用手在摸而已吧了。

  不是吗?

  没多久,这个只会傻笑的流浪汉完事了。当看见他那根丑陋东西吐了一泡白中带黄的浊液出来,不差分毫全都溅到我的腿上时,我才觉得自己松了一口气。
  那个人赶走了流浪汉后,他给我递来了好几张纸巾,为我清理身体,还要我快点穿好衣服离开,然后他便送我坐车回去。我不知道这个收场是否合理,至少目前还不清楚,说不定他把我丢在那里,一副大模斯样拍拍屁股便走的样子还更让我觉得理所当然吧……我只觉得以侵犯者的身分来说,他仍是一个侵犯我的人,但我却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受害者。

  这一晚回到家后,我不再像上次那般神色慌张而且畏首畏尾。回到了家,我跟我妈喊了一声,走到客厅,静静的坐在打电玩游戏的弟弟身旁,然后不知不觉就睡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